南浦月

哈特温小迷妹
张新杰小迷弟的小迷妹

【张安】情书-2

写给水月
恋爱日常
今天不小心扼杀了爱情结晶
心疼难过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master你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我不怕虎狼,也不怕伸着两把钳子来吓我的蝎子,只想在月下见你一面。”

  安文逸放下粉红色打底的信纸,炫耀一般地向张新杰的方向摆了摆,尽管结果不那么让人骄傲——赃物被成功缴获,放在收银台那一摞粉红色的票子旁边。安文逸也不再纠结于那一封信,坐在转椅上滑了过去。

  “怎么样?我还是有女生给我写情书的。”

  “看见好看的女生,想反悔?”

  “反悔也来不及了不是?”

  “是——戒指都在手上。”

  两人手上的戒指都是对方的冠军戒指,...

【安柏x安文逸】海底月与眼前人-1

-邪教crossover双安拉郎
-私设如山,不喜勿入
-短
-以上

天亮了。

多年的夜终于被光明冲破,阳光也第一次降临在黑暗的星球上。安柏第一次走在街道上沐浴阳光,即使身边是他万分讨厌的人。

因为战争的影响,地君冠冕最终被破坏,他也从无休无止的工作变成了休闲的八小时工作制——据说是摄政官从海星学来的,老人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作为唯一到达过海星的官员,他了解了很多,也开始改革减小两边的差距。

地星和海星的通道虽然封闭,但地星有空间穿越者,两边的交流断断续续,但也不是不可以。作为地君,他偶尔也会随行造访,但每次到达的地点都不一样,一次到了龙城大学讲台上,一次到了厕所隔间,而这次更离谱,根本不是在海星,而是在他...

【张安】情书 -1-

写给水月
恋爱日常

“求你将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记,戴在你臂上如戳记。”我念诵着雅歌来希望你,我的好人。

张新杰合上书,轻轻依偎在书店柜台旁的懒人沙发上,嘴角微微上扬,他抬起头,看向站在一旁忙得不可开交的安文逸,后者正扫着图书的条形码,接过顾客的储值卡操作支付。听见下面没了读书的声音,他皱了皱眉,瞟了一眼正在盯着他的张新杰,视线相触,惹得两人一声轻笑。

“你如果现在闲下来的话,不如帮我递一下书。”
“我很忙。”
“你就差在沙发上睡一觉了。”
“真的挺忙的,给你读情书挺忙。”

安文逸暂时不想理这个刚刚读了情书现在脑子里被感性占据理性的人。

第十五赛季,张新杰的退役成为了黄金一代最后的落幕。拿着两枚联盟冠军戒指和一枚世...

【张佳乐中心】喜之郎与冠军

乐乐是大家的,ooc是我的。
感觉没写出乐乐那种坚毅的感觉。

张佳乐从小就想当冠军。

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嗲着嗓子问小朋友们将来想当什么的时候,一排排小手举了起来,一个个点下去,无一不是想当歌唱家或老师,又或者宇航员和科学家。只有白白胖胖的他被点起来时,眼中闪烁着不知名的火光。他说:“我想当冠军!”——据老师回忆说,他的眼神仿佛鲫鱼眼中诡异的光。

后来他爸他妈也问过同样的问题,他照答不误,作为人民教师的父母本来希望孩子以后找个稳定工作安安稳稳生活下去,见儿子有这种理想,他们只是哄着他,说一定会实现的,心里还是想着将来饱尝人生冷暖的孩子一定会改变主意。


张佳乐开始吃喜之郎的历史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的,他妈妈...

【张安张无差】餐桌上的那些事-2

继续有毒脑洞x
欢迎收看由兴欣安文逸赞助播出的“不一样的张新杰”栏目buni

〔关于吃棉花糖〕

众所周知,棉花糖以其人畜无害的外表,黏黏糊糊的本质被称为强迫症克星。

于是,作为一名合格的男友,安文逸选择在二人世界吃小吃的时候给张新杰递上了一支棉花糖。

张新杰在安文逸热切的眼光下接过,熟练地撕下一小条,塞进了安文逸的嘴里,又凑了上去,吻住他。

强迫症不吃棉花糖?笑话。

两个人一起黏就好了。

〔关于做蛋糕〕

作为职业选手,手是很金贵的,所以大多数都不动刀不动火,然而甜品还是会做的。

“这就是你大晚上叫我去做蛋糕的理由?”张新杰忍不住吐槽。

“ummm…我陪你做?”安文逸有点心虚。

“行。”拉人下水成功,张新杰微笑。

最后两...

【张安张无差】餐桌上的那些事-1

几个小脑洞的集合
欢迎收看“不一样的张新杰同学”
ooc严重
私设多

〔关于挑食〕

在很多人眼里张新杰是养生美食博主的典范,每天作息健康食物营养搭配均衡,连吃饭都安安静静从右向左夹饭,但其实他比人们想象得要挑食,至少安文逸在第一次为他做饭以后被他盘子里的景象惊呆了。

他第一次看见一个人把所有胡萝卜周围的饭吃得一干二净,唯一留下橙色的胡萝卜丝在盘子的原处,下方的米垒了两三层。

安文逸第一次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前辈,你的饭……”

张新杰假咳了两声,“就这样吧,我对胡萝卜过敏。”

后来两人去例行体检,才发现张新杰并没有对什么东西过敏。安文逸偷偷瞥了张新杰一眼,发现对方把半个后脑勺留给自己,暗笑了下。

原来他也有这...

金陵简直太美了,超级适合拍照

文手问卷

谢谢@江湖夜雨十年灯 小姐姐的邀请,什么事都弧你真的抱歉。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南浦月,词牌名。
主要是好听!

2.当写手多久了?

大概五年了吧……从2012年到现在。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没数,大概还不太多(?)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想写出他们的故事。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2012年,小学五年级。

6.当时的作品现在来读是什么感受?

有点羞耻////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一方对另一方有某些……崇拜心理(?)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大概是千速?
有,但是少,而且废。(无奈)
10.感觉自己的...

【张安】转化思想

梗源数学老师讲课,真的是原话。
教师张x教师安

初冬的早晨,日光斜斜洒入教室,黑板上的字迹被反光照得有些模糊。张新杰坐在最后的空位上,略一皱眉,眼神在听课记录上和黑板上穿梭。


安文逸转过身,看到最后排端端正正坐着的张新杰,不禁声音顿了下,随后装作无事继续讲着指对幂,手指轻轻点着黑板上清秀的白色字体。


后排的女生举起手,端起习题,声调扬起。安文逸歪头,思考几秒,随后细细讲解思路。


“这道题运用的是转化思想。”


女生摇摇头,还是不懂。


“转化思想,就是我看到线,就会想到一个平面;看到圆形,就会想到一个球体……我看到你,就会想到我。”


眼神好像在看着女生,却是直勾勾盯着后排的人。


张新杰微...

【无cp向】很久之前写的一个段子

第一人称安文逸注意,ooc。
兄弟名字是老梗,吐槽随意。

春节爸妈把我和我在国外上学的兄弟安文鸣一起叫回家吃饭,顺便按他们的意愿相亲,说这家女孩儿长得又好爸妈又有钱而且人姑娘还在国外留学去年刚回来。一听这条件也没法反驳就一起去了。
结果刚一到餐厅订的位子就发现对面儿坐着老熟人唐柔,她招招手,面露难色。
“来相亲的?”
“是,估计是和你。”
她挑了挑眉,看着我和文鸣。
“你兄弟?做什么的?”
“国外上学,也是打荣耀的职业选手。”
“你们是……双胞胎?”
“不,其实我们是三兄弟,文鸡在航天局,不方便回来。”
“你们吃喜之郎长大的吗?”唐柔也不禁捂嘴笑起来。
“你怎么知道的?”
“很清楚啊,一个冠军,一个太空人。”
“那我是啥...

【安张】时光机

ooc严重,abo设定

张新杰醒来时已是黄昏,他望向窗外如火的斜阳,却想不起这是什么地方。他缓缓坐起,头痛却像宿醉一般占领了他整个颅骨以内。

目光所及之处金碧辉煌,墙面被漆成深红色,下半部却用金粉覆盖,就连自己躺着的床也是绸子制成,令他诚惶诚恐。

待脑子清明后他便起身,丝绸的睡衣轻擦在他身上,有一种没穿衣服的错觉。闻声进入的几位男仆有几位又冲了出去,另外几位嘘寒问暖,好不热闹。其中的两位从衣柜里拿出繁复的衣装,帮他穿上,便让他跟在身后到了另一个大房间。他左想右想,“王后”这个称呼实在和自己不太相称,不禁笑了笑那个未见过的恶趣味的国王,完全没有质疑自己穿越了的事实。

不久就有人来了,张新杰一见他的样子,...

【全员微cp向】响彻-1



这次开坑应该是在月考的脑洞,结果越开越大考砸了ORZ……

乐队paro

*高亮*这里说的乐队与平时说的乐队不太相同,会在以后的文章中逐渐体现。

响彻

南方的雪向来不会太大,却会稀稀拉拉落个不停,将整个世界铺上一层白纱。行人稀稀疏疏走着,肩上落满了雪花。

叶秋走出印着嘉世乐队的海报贴满的大门,裹紧不太厚的大衣,抄着口袋便走了出去。他没有戴任何伪装工具,只身走出,更显得冬天寒冷了。

一抬头,叶秋注意到一家不小的乐器店,上书两个不算显眼的字:“兴欣”,却在嘉世对面开店多年却没有失去生意,实在厉害。他走进这家门前被清扫出一片空地的店铺,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几个孩子刚刚从楼上的音乐班下课,把手里的小号吹得乱响,天花...

【张安】论迷信的真实性

一个脑洞段子.

原设张x原设+兼职算命先生(拿水晶球那种)安
脑洞清奇的故事

夏休期时,一个小小的流动摊位摆到了q市,好巧不巧就在霸图正对面,年龄不大的训练营孩子们打开窗户,看见那个不大的占卜铺,兴高采烈地相互讨论着,打算休息时下楼去一探究竟。

张新杰本来没注意到的,但听到一群孩子叽叽喳喳吵个不停,也就知道了个大概。偏偏队里的前辈也不怎么安生,拽着他就径直走了过去,美其名曰“看看你这个性子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幕布把整个帐子遮得密不透风,他只看得见一颗略发亮的水晶球,连对面人的脸也照得模糊。那人也不怎么愿意招揽客人,只是面无表情,一抬眼,本来想说下去的话却顿了一瞬。

“……先生是想看看未来?”

张新杰本来也...

【半原创】孤影

自设人物的小片段,借用全职世界观,详情请加入642743089参与了解。

磨圆了边角的课桌上全是学姐学长们刻下的字迹,耳旁的噪音不停响着,空气中弥漫着汗臭味和劣质化妆品的味道。他的高三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开始了。一群群女生讨论着哪个他不认识的明星,男生们则在一起嬉笑打闹着,他想看书,却未果,只好呆呆地望着前方,不擅交友,智商低下等标签贴在他身上,让他周围几米都自动空了出来,他小声叹了口气,收拾起书包,走出教室。
与父母打过招呼,他便走进自己的房间,一台笔记本正静静置于此处,开机,打开图标,插入磁卡,一气呵成,看着亮亮的屏幕,他心里蓦地升起一股满足,微不可见地笑了一下,便摸上键盘。
他早已忘记是何时接触...

【张安】幸运

abo设定,大概是吹散的前传(?)
婚礼。

“我可以吻你吗,安先生?”

张新杰难得在早上五点就醒来了,眯着眼睛看了看表,五点?本想再睡个回笼觉养足精神,又思考了下时间,最终作罢。揉了揉刚刚离开枕头还蓬松着的头发,摸到眼镜,戴上,起身去洗漱,整个过程不紧不慢。旁边的安文逸睡得正熟,张新杰回了下头,确认没有吵到他便放心走进浴室。
安文逸是被浴室的水声吵醒的,他闭着眼摸起眼镜,蹑手蹑脚地走进没有上锁的浴室。红茶的气息在狭小的浴室里开始蔓延,苦涩而醇香的味道刺激着张新杰的鼻腔。他转身抱住比他高一厘米的伴侣,轻轻刮了下他的鼻梁,眉间若有若无地含着一丝笑意。

“刚醒就想捣乱?先洗漱,不然我可不会亲你的。”

安文逸只好...

【张安知乎体】和男朋友约会被粉丝抓包是一种什么体验?



和男朋友约会被粉丝抓包是一种什么体验?

匿名 提问

如题,想问问公众人物们,是不是很尴尬。

苇如丝 运动员,专注追星24年

谢@隔壁老叶 邀。实在没想到他会玩知乎,还知道我的账号。

既然被邀了,那么就尽职尽责讲讲故事吧。
我也不是个公众人物,可以说是黑多于粉吧,我这马甲也挺薄,一戳就透,你们最好也别揭穿,虽然早出柜了,但是还是不要提起来吧,我怕给我对象招黑。
好吧,扯了这么多,我就按套路来,开始讲故事。我语言表达能力不行,你们别嫌弃。
我姓A,对象姓Z,原来没公开的时候,两个人也是照样过,因为我们都不是那种满大街秀的类型。就是有一次吧,他来我这边,我打算和他一起去给他朋友买点儿纪念品什么的。两个人就在大街上手...

【双安鸣逸】你他妈才是安文逸·二



鸣逸双生设定。

-

“这就是你说的战队?”安文鸣看看周围绝对不算富裕的环境,皱着眉头问安文逸。

“是。比你们那里差多了,不是吗?”安文逸笑笑。

安文逸说的是事实。安文鸣大学就出了国,在国外加入了当地的战队,比兴欣这条件不知好了多少,也不由得安文鸣来会嘲笑这里。

“好吧好吧,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来这儿。”安文鸣耸耸肩,不再管他,转过身掏出账号卡就插进读卡器里。

“这就是国外普通战队的装备?”

安文逸看着画面中守护天使一身橙装,只有战斧是个银武,不禁嘲笑了回去。他给安文鸣指了指自己的屏幕,一身银装的小手冰凉出现在画面中。

“妈的安文逸,想打架吗?”

“来来来,谁开房间?”

众人不禁为这对有些智障的兄弟汗颜。

【张安】不相识(警匪pa,小学生文笔,ooc注意避雷)四

食用tips见一、三章
前三章见@自若-把酒祭君安 与我的主页或不相识tag

-
两人在食堂各自吃着碗里的饭菜,秉持“食不言寝不语”的准则。可安文逸仍偷偷注视着张新杰吃饭的样子,心底的苦涩与甜蜜交融,令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这种感觉,多少年都没有过了。

他想起大学时的那场暗恋,是他至今为止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恋爱。当他遇见张新杰,那个校园中的风云人物时,他内心的躁动分子迸出,填满了他整整五年的大学青春。
他想起他曾经做过的傻事,戴上假发,穿上偷偷买的套裙,蹬着坡跟鞋跑到张新杰的教室,递上一封写了很久的情书。对方只轻轻抿唇,用一句“我会考虑的”便打发了他。
那些青春已经过去,藏匿在他眼镜上那一层水雾中...

【双安鸣逸】你他妈才是安文逸·一



鸣逸双生设定.

-

说实话安文鸣真的不是故意走进兴欣网吧的,他真的只是想玩个游戏。

当安文鸣进去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每个常客都走过来拍肩打招呼,说什么“小安你迟到了”之类的话,搞得他一脸懵逼。前台的小姐姐朝他挥了挥手,让他向楼上走,他以为是分机子,就上楼了。

打开包厢的门,就被人拉了进来。

“小安你怎么这么快啊,刚出去就进来了。”他看见一个叼烟的人带笑看着他,但是那笑一看就是嘲讽。

“你怎么还换衣服了啊,是要去约会吗?”旁边一位长得漂亮的女生打量了下他身上的学校制服,疑惑地抬头看他的表情。

“文逸哥你喝水吗?”一个看起来毛茸茸的少年端着几个水杯跑向门口,差点撞了个满怀。

这时门开了。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安文鸣回...

【鸣逸+石冰】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放毒x

账号卡有自主意识感情且系统支持自由恋爱设定bushi。
双安是大家的,ooc是我的。

“什么?你要和石不转结婚?!”安文逸在屏幕前叫了出来,引得旁人纷纷围观,但被他甩甩手撵了回去。
这时候安文鸣出来用近似哭腔的声音喊着“wuli冰冰啊,你走了你爹我怎么办,你娘怎么办啊!”哭得惊天地泣鬼神,过了好久才停止这个愚蠢的行为。“孩儿他妈你怎么看?”
安文逸趁机夺回身体的控制权,扶了扶即将滑下的眼镜。“安文鸣你他妈才是孩儿他妈。”并没有什么不对,他想着,“小手你打算要多少嫁妆?咱装备不多,稀有材料也不多,就给你包点儿普通材料吧。”
“妈,你真是小气,多少给点橙装也行啊……”
“等等,你叫谁妈?”安文逸和安文鸣...

© 南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