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浦月

哈特温小迷妹
张新杰小迷弟的小迷妹

【安张】时光机

ooc严重,abo设定


张新杰醒来时已是黄昏,他望向窗外如火的斜阳,却想不起这是什么地方。他缓缓坐起,头痛却像宿醉一般占领了他整个颅骨以内。

目光所及之处金碧辉煌,墙面被漆成深红色,下半部却用金粉覆盖,就连自己躺着的床也是绸子制成,令他诚惶诚恐。

待脑子清明后他便起身,丝绸的睡衣轻擦在他身上,有一种没穿衣服的错觉。闻声进入的几位男仆有几位又冲了出去,另外几位嘘寒问暖,好不热闹。其中的两位从衣柜里拿出繁复的衣装,帮他穿上,便让他跟在身后到了另一个大房间。他左想右想,“王后”这个称呼实在和自己不太相称,不禁笑了笑那个未见过的恶趣味的国王,完全没有质疑自己穿越了的事实。

不久就有人来了,张新杰一见他的样子,便倒吸一口冷气。上上下下打量了许久,终于不可思议地吐出三个字来。

“……安文逸?”

安文逸皱了皱眉,疑惑又不敢说的样子,他握住张新杰的手,坐在了他旁边。

“新杰,没事吧?”

张新杰此时如果能把文字泡具象化的话,大概是满屏的“???”。他强压住心里的不适应感,眯着眼睛问他:“等等小安,这里是哪?我是你谁?”颇有几分安文逸当初文陈果的步步逼人的劲儿。安文逸抬头直视他的眼睛,不久,一只冰凉的手掌探到了他的额头。

“发烧了?”

张新杰觉得这安文逸很有趣,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文自己是不是发烧了。但看看他的样子,金丝绣着的礼服,便知道他是别人口中说的“国王”。这都什么事啊,他暗暗低下头,锤了下额头。

“真的不舒服?我记得你是过几天,不会提前了?”安文逸在旁边扶着他肩,一副关心的模样。

“什么过几天?我没事。”张新杰抬起头,再次盯着他眼睛,“你最好还是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看起来你确实不太正常。”安文逸推了下眼镜,“今天晚上好好问问你。”

张新杰被他眼睛里不属于原来安文逸的光吓到了,那种自信,那种令人信任的光直直炸在他头顶,像是开了花。

安文逸将他扶起,再次送回原来的房间。坐在张新杰身旁,握住他的手。

“以后你就是王后了,要肩负起责任啊!”

张新杰一脸懵逼。

这是我认识的那个可爱后辈吗?

回过头,只见安文逸笑得阴险,悄悄凑到他耳边,用气音喷出几个字:

“骗你的,其实我也是穿越来的。”

张新杰浮现出了疲惫的微笑。

接着,他就听安文逸讲了一晚上这个世界的设定,在床上。

盖被子纯聊天的那种。

半夜张新杰被不同于以往的热度闷醒,迷迷糊糊地凑到安文逸怀里,安文逸皱了皱眉,显然被烫得不太舒服,眯着眼也醒了过来,突然闻到什么,睁开眼。

“前辈,醒醒!”

张新杰勉强睁开眼,进入视线的便是安文逸放大的脸,此时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袭上大脑,他一闭眼,不知怎的就吻上了安文逸的唇。

随后的一切张新杰都不记得了,只是像狂风掠过,他抱紧那个名为安文逸的树枝,再没有被吹跑。

就连最后在他耳边的窃窃私语,也模模糊糊地忘了个干净。

第二天早上的尴尬是在所难免的。张新杰一大早就被生物钟叫醒,却被一坐起时的脱力感又弹了回去,接着他就第一次在被子里思考了整整一早上人生。

中午安文逸才回到卧室,他坐在床尾,声音有些不太淡定。

“我把你标记了。”

“嗯。”

沉默了许久,张新杰才再次出声。

“你怎么看我?”

“原来是崇拜。”

“现在呢?”

“爱。”

“好。”

张新杰坐直身,贴上他的耳侧。

“我也是。”

评论
热度(23)
© 南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