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浦月

哈特温小迷妹
张新杰小迷弟的小迷妹

【法加】婚姻与爱情




这篇文有自己与父母的爱情观和婚姻观.

弗朗西斯x玛格丽特.





“爱情从不像童话书里那样,婚姻也不是。”玛格丽特经常与周围的人这样说。


玛格丽特是一位小姐,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天被各种礼仪束缚并遵守它们的小姐。她和普通富家女子一样,束腰,盘发,练习各种礼仪,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帮助家族得到一点利益,其余毫无用处。没办法,她是威廉姆斯公爵的女儿。
她从不想要爱情,对于她来说,婚姻是全部,是一个女子最好的归宿。她只需要装点好自己,等待一个完美的夫婿。最好的结局。
终于等到了那一天。那一天的舞会,微暗的灯光,缓慢的华尔兹,转动在人们之间。母亲将他领到身前,为她介绍那位母亲心里的完美夫君。她不拒绝,也不同意,只是笑笑,行了一礼。那位男子也绅士地鞠躬行礼,牵起她的手,将她带入华尔兹的旋律中。
这几分钟她一直都没反应过来,只是被他带着旋转,进行着舞步。直到最后再次行过礼,思绪才回到她的身体。
波诺伏瓦家的少爷。她想着,看向他。完美的长相,完美的身材,完美的举止,完美的家族。父母是想让自己成为他的夫人吧。她点了点头,向他勉强笑笑。
就这样吧,对自己,对家族都有好处。
坐在马车上,她说了自己的想法,母亲笑开了花,肯定着她的想法。她只是觉得凑合过个日子,不用什么情啊爱啊之类的。
之后大概都是父母办的,关于自己和那位先生,她感觉他们离得好远好远。
可能不认识才可能过得更好吧。
不多久,她便穿起了婚纱,挽起了金发。神父的声音萦绕在教堂里,她只是简单回应着,包括最后足以让她回过神来的亲吻。
波诺伏瓦太太,她的新名字。


她审视着装扮一新的居室,矜持地红了红脸。她从未试过与别人同住一室,更何况是男子。而弗朗西斯看着她的模样,笑着对她说自己不会做些什么事情。玛格丽特的脸更红了,他只好将她搂在怀里,一边笑一边安慰她。可爱极了,他说。
事实证明玛格丽特的练习不是没有效果的。她是位好妻子,在一个月时间内把波诺伏瓦府上打理得井井有条,并且与弗朗西斯出席活动也从容应对。
只是还差点什么,她想着。她试着与他拉近关系,却感觉自己离他还很远。来日方长,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他爱她,只是她不敢爱他。


两个月后,他将她拉到一片鸢尾花的海洋,拥抱她,她愣住了,第一次流出来幸福的眼泪。她明白了爱情的真谛。
她还是她,那个玛格丽特,但是她感觉自己的内心完全改变了,不再是灰暗,无助,自卑的自己,弗朗西斯就是那缕泉,将那些就想法统统除去。
她真正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波诺伏瓦夫人。


她直到婚姻的第五个年头才怀上孩子,因为身体不好,前三个月都是在各种教士和医生的陪伴下度过的。每次她醒来,弗朗西斯都趴在她的床前,或是坐在椅子上睡去。她很安心。
他是个很负责任的丈夫,也是位很负责任的父亲。从头至尾他都亲力亲为,连饭食都是亲自做好送到她面前。
她感到很幸福。


孩子长大了,走着像他们一样的道路,她虽不明说,却偶尔说一下自己的故事。她不勉强,也不干预孩子的幸福。
两个人是爱情,三个人是亲情。


他与她都老了,手牵手走在街上,深橙色的光芒照在他们脸上,像灿烂的鸢尾,笑着走向终焉。
人生就是如此,平平淡淡,轰轰烈烈。


爱如是存在。

评论(2)
热度(16)
© 南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