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浦月

哈特温小迷妹
张新杰小迷弟的小迷妹

【勃普】凝华

复健,复健。
有参考《天蓝色的彼岸》
普设勃普





我曾经读过《岛上书店》,丹尼尔说死亡是个过程,但是我觉得它更像个瞬间。就像火一样,噗地一下就熄灭了。
我是得病死的,它很慢,却足以让人致命。生病是个过程,它把我一点点地消耗殆尽,然后好像轻轻一弹就把我的灵魂弹了出去,弹出了那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是没有黑夜的,人们只顾向前走去,去找天蓝色的彼岸,但我并不像其他人一样,我只是坐在长椅上,望那永不向下坠落的太阳缓缓向西移动。
是什么阻挡了我的脚步?我很明白,却又无法解开。
那是羁绊。
我还未曾和他说过再见,就那样看着他在我旁边睡着,睡着,这是我在那个世界的最后一瞬。
我向回跑去,不顾自己一直攥着的输液架倒在地上,不顾撞上了多少人,只是跑着,跑回原来自己初次来的地方。
前面变成了一片黑暗,我试着伸出手碰触,它便到了另一个世界。
于是我回去了。
与我去时的落地窗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只是当时可以触碰玻璃壁,现在什么也碰不到。我像灰尘一样在天空飘着,寻找曾经与他生活过的痕迹。
可惜没有,一切在我走后没什么两样,不过多了几分寒意。
下雪了。
我偷偷穿过自家的院墙,穿过老旧的木门,并不需要钥匙。
我选择先进入我们的房间。与之前相比,它少了几分凌乱。我看向床头的黑白照片,那是我。我对着照片笑笑,心里毫无波澜。
转头走向对面,是他的书房。他趴在书桌上睡着,我拍拍他,手指却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
我听说可以用意念移动笔尖,就试了试。我试着使笔抬起,掉下,发出啪啪的声音。他惊醒,环顾四周,却看不见我。
我用生疏的字迹在纸上写着:“贝什米特。”
他明显被吓到了,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继续写下去。
“不记得我了?”
他畏畏缩缩地躲到一边,看着他自己的钢笔飞舞着。
“你……怎么回来了?”
好像自己看了恐怖片一样,我笑着想。于是抬起笔,继续写着。
“听说过凝华吗?”
“凝华?”
“是啊。我从天上回来,为了见你。看天上的雪,就像这样。”
我努力用轻松的语气写着,但在他看不见的我的脸上,已经噙满了泪珠。
“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还有,谢谢。”
我最终离开了,顺着彩虹的边缘回到了那个世界。
脚下再也没有阻碍,我向那天蓝色的彼岸走去。

评论
热度(14)
© 南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