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浦月

哈特温小迷妹
张新杰小迷弟的小迷妹

【张佳乐中心】喜之郎与冠军

乐乐是大家的,ooc是我的。
感觉没写出乐乐那种坚毅的感觉。




张佳乐从小就想当冠军。

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嗲着嗓子问小朋友们将来想当什么的时候,一排排小手举了起来,一个个点下去,无一不是想当歌唱家或老师,又或者宇航员和科学家。只有白白胖胖的他被点起来时,眼中闪烁着不知名的火光。他说:“我想当冠军!”——据老师回忆说,他的眼神仿佛鲫鱼眼中诡异的光。

后来他爸他妈也问过同样的问题,他照答不误,作为人民教师的父母本来希望孩子以后找个稳定工作安安稳稳生活下去,见儿子有这种理想,他们只是哄着他,说一定会实现的,心里还是想着将来饱尝人生冷暖的孩子一定会改变主意。


张佳乐开始吃喜之郎的历史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的,他妈妈有一天带回来一袋果冻,哄他说吃了就能得冠军,他看着广告词,一心动,便连着吃了二十多年。

从他五岁时父母便让他尝试各种才艺,说是让他得冠军的秘密武器,其实只是想让他的道路更平坦,养成所谓的“精英少年”。他一个个应下,努力练习,参加小区里市里省里的各种比赛。当他后来被告知只有一二三等奖的时候,他哭了,他感觉爸妈就是骗子,骗了他好几年,虽然他,承认自己的确变得更优秀了。

就这样,张佳乐就因为所谓的冠军在家当了十五年的“别人家的孩子”,就在十六岁生日时,爸妈送了他第一台电脑,而这台电脑,成为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他开始用课余时间讨论技术,用写完作业的时间自制装备,用睡觉前的时间清点还未击杀的boss……知道那一天,那个人在他面前,向他伸出了手。

“双花怎么够,要百花才好!”

他过了几天就向父母报告,说他有了自己的理想。当时的荣耀,说到底没有那么繁盛,父母又是视游戏为洪水猛兽的教师,他这一次报告差点被关禁闭,却还是没收了他的电脑。

过了几天,他再次报告父母,被拒绝。
又过几天,他再一次报告,再次被拒绝。
又过几天,又一次……

父母实在受不了,他们让张佳乐坐下,希望可以好好谈谈心,他只淡淡地说:“学习不能让我得冠军,但荣耀可以。”说完,他拿起桌上的喜之郎,细细品着。

“为什么非要得冠军呢?”父亲吼道,他实在不理解为什么要把青春葬送在游戏中。
“因为,这是我从小以来一直没有实现的梦想。”
“什么梦想,有你的前途重要?”
“是超越一切的重要。”他坚定道。

最终父母还是放他走了。坐在到k市的火车上,他不知怎的突然一阵心悸,他有点害怕,怕虚度光阴,怕他拼尽全力,还是无法得到他想要的那个最简单的愿望。

他在百花创建时的出租屋里开着电扇睡觉,与网吧老板讨价还价,生活过得又像从前向往的那样,又好像缺了什么。缺了什么呢?他不知道。

后来双花组合磨合成型,那个在后方边辅助边遮挡视线的绚丽光影将屏幕覆盖得一片白光闪烁时,他笑得开心,满怀期待未来的冠军之路;但风云突变,一杆却邪斩下,硬生生斩断了通往冠军的独木桥。

他以为努力就能得冠军,但不是每一个努力的人都能得冠军。
他突然想起来,他赛前忘了吃喜之郎。
他突然想回家了。

第三赛季,他没有忘记吃喜之郎,却还是被斩落在却邪之下。他哭了,一边哭一边喊:“妈妈你骗我!”仿佛把十几年的份都哭出来了。

第四赛季,他却没有拿到总决赛的门票。他自己去买了一张。当季冷舍命一击爆掉一叶之秋的时候,他站起来,挥舞着手,仿佛是他干掉了斗神。他笑着,脸上却带着泪。

第五赛季,他踌躇满志,准备去拼搏一番。此时,他最好的队友,孙哲平伤退。他不服,带着还不成熟的队伍,横冲直撞,装进了总决赛。赛前他相信玄学,吃了一整包喜之郎,却还是折戟总决赛。这一次他很平静,这一次他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是他从前从未有过的。他有点累了。

他逃了。他退役,回家。面对诧异的父母时,他说:“我想读书。”父母以为他终于开窍了,殊不知,他只是好像断了对冠军的执念而已。

他一边读着他的圣贤书,下了课却又帮几个高中生打打游戏,偶尔在竞技场虐虐玩家,这种生活很充实,却又不断消磨着他的意志。直到那天,北桥上,他才缓缓道出心声。

原来他一直追求的还是那么简单,只是冠军而已。而且在他眼里,冠军好像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于是他加入了霸图。

人们嘲笑他,谩骂他,甚至威胁他。他依旧我行我素,只是握紧了拳,一遍遍告诉自己,打下去,赢下去。

他又开始吃喜之郎了。

决赛第一场,赛前他给了所有人一个喜之郎,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赢。”

是啊,一定要赢。

于是他们大获全胜。在那一瞬间,他突然以为自己已经站在冠军讲台上,灯光打在他脸上,暖暖的。

最后却还是亚军。他已经麻木了。亚军是很多队伍朝思暮想的东西,他却多到麻木,真是天大的笑话。他想着,自嘲地笑笑。

“都走了!”

第十赛季再次折戟半决赛,他握上叶修的手,“带着我们的份,赢下去。”他好像有点累了,没有怅惘,只有深深的向往。

兴欣,冠军。

就当是带着自己的份赢下去了,半个冠军,挺值的。他自我疏导,未果,失眠了一夜。

过了几天他接到了世邀赛的邀请,他脸上平静,心里却如压在灰烬下的火星,一添薪,便又燃起希望之火。他同意了。

他和足够强的队友一起战斗,用足够智慧的战术打败一个个敌人。总决赛前一夜,他分给全队一人一包喜之郎,看着他们全部吃完,终于放下心沉沉睡去。

第二天,他挺胸抬头,在人们的欢呼中入场。

百花缭乱,登录完毕。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却握紧了拳。

荣耀界面出现时,他哽咽了。他翻出自己的手机,在比赛间就打给了母亲。

“妈妈,我得冠军了!”

他飞奔出赛场,抱紧每一个队友,此时,他们是主角。

其他队员都想着他们努力的每一个瞬间,每一次都没有白费。

而张佳乐想的却是,原来吃喜之郎只能得世界冠军啊。

评论
热度(18)
© 南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