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浦月

哈特温小迷妹
张新杰小迷弟的小迷妹

【张安】情书 -1-

写给水月
恋爱日常






“求你将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记,戴在你臂上如戳记。”我念诵着雅歌来希望你,我的好人。


张新杰合上书,轻轻依偎在书店柜台旁的懒人沙发上,嘴角微微上扬,他抬起头,看向站在一旁忙得不可开交的安文逸,后者正扫着图书的条形码,接过顾客的储值卡操作支付。听见下面没了读书的声音,他皱了皱眉,瞟了一眼正在盯着他的张新杰,视线相触,惹得两人一声轻笑。

“你如果现在闲下来的话,不如帮我递一下书。”
“我很忙。”
“你就差在沙发上睡一觉了。”
“真的挺忙的,给你读情书挺忙。”

安文逸暂时不想理这个刚刚读了情书现在脑子里被感性占据理性的人。

第十五赛季,张新杰的退役成为了黄金一代最后的落幕。拿着两枚联盟冠军戒指和一枚世界冠军戒指,张新杰在个人专访中笑道:“还没做到给他串一串戒指呢,就不知不觉地老了。”笑容中透着期待与无法言说的遗憾。

安文逸则是在第十七赛季退役,比起很多人他的职业生涯不算长,却是因为他进入职业圈的年龄已经不小,进入了四次全明星,头两次被人调侃全明星终于有两个牧师,后两次另一个位置却再不是张新杰的了。退役后的个人专访中,他拿着两枚联盟冠军戒指和一枚世界冠军戒指,微笑着说:“终于赶上他了。”笑容中带着时光静好的幸福。

安文逸在退役后选择结束休学,继续学业。在学校里经常遇见打荣耀的大学生颤颤巍巍向他招手,他也招招手,笑容中带了点大学生应有的阳光。

张新杰早在退役前的几个月就找到了安文逸的大学周围空闲的店面,在退役后在那里开了一家书店。开始的两年,只有微草的选手偶尔会来做客,平时只有大学生和上班族来买书,他每天早上七点起床,七点半开门,将前一天摆乱的书籍归位,补全少货的书,在柜台独自收银。兴欣来b市打比赛的时候安文逸会来那里看他,系上围裙将书柜擦得干干净净,转头期待他赞许的目光,不过张新杰是很少让安文逸干活的,打完比赛一身疲累,不适合再做过多重体力劳动,所以张新杰更愿意把机会留到晚上。每次看着安文逸累得睁不开眼却还眯眼笑着看他的样子,他既高兴,又心疼,将身下人一拥入怀,关上床头灯便哄着人睡着了。

半梦半醒间,他仿佛听到了时光划过夜空的细碎声响。

后来安文逸也顺利退役,最后一个冠军给他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他搬到了书店的二楼,看着明显与书店不同的装修,暖黄的壁纸给屋子增添了几分生气,连沙发上、床垫上的被子也有几分温度,看出主人的用心。他顺理成章地在那张足以盛得下三个人的大床上安了家。早上快九点才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缓缓踱步到卫生间洗漱,另一边的牙刷还湿润。换好衣服走下楼,不意外地看见柜台旁的懒人沙发上瘫着的张新杰。

“你这个样子,我要拍照发微博了,让他们看看他们亲爱的新杰大大懒惰的本质。”
“没事,最亲爱我的不是你吗?”
“完了,你被谁带坏了?”
“这个世界吧。”

早知道应该阻止他开书店的,都被什么书带坏了,安文逸如是想。挥手道别后走出书店,骑着自行车进入校园。与相熟的朋友以及几个认识的粉丝招招手,安安静静坐到教室第一排。

要问安文逸作为职业选手最大的好处是什么?据他本人来说,手速快是一件很大的优势。当其他同学还在记满满当当的黑板的时候,他用笔记本电脑已经打完字了。当他坐在椅子上发呆的时候突然被手机震动吓了一跳,险些扔掉,当看到手机上一句“吃什么”时,不知怎么有点感动,大概是因为家里有个人等着自己吧。

评论(9)
热度(44)
© 南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